1,287 views

游了两个陵

image

大众点评上发现一个新景点,花海,在昌平县昌赤路七孔桥东侧。到了才知道就在十三陵水库一角。从地图上看,花海落入水中,其实这部分已干涸。去年来时,一片荒芜,今天满是花朵。附近村民在这里卖饮料、瓜果、红薯,还有几个小姑娘在路边卖小兔子,20元一只。匆匆逛过,时间尚早,决定探访一下十三陵。

 

十三陵是明皇帝陵墓群,明代开国定都南京,后燕王谋反成功,(根据《明朝那些事儿》的说法)疑神疑鬼,觉得南京不太平,遂迁都老根据地北京。感谢他的英明决策,否则我等现在就是南漂了,空气也不算好,还潮乎乎的。

 

百度导航继续前行,一路上骑山地车的很多,包裹的很严实,大热天的,这是清真教众吗?

image

来到了十三陵,人迹何其之少。一查,这里是十三陵的神道。所谓“神道”,并非日本天照大神的神道,而是通往皇陵的道路。整个神道,从地图上看,极似一艘航母。

image

神道两旁都是麒麟、大象之类的石雕。出了神道还要步行几公里才能到陵墓,于是放弃这个地方,直奔主题。

这么多陵墓,到底选那一个呢?没有经验的我一眼看中昭陵。唐太宗李世民的陵墓就叫昭陵啊,昭陵八骏多有名啊,选昭陵一定没错。驱车五六公里,穿过了一个叫昭陵村的部落,到达了目的地。又是没几个鬼,票价35,进门后好激动啊。

image

旁边两侧有昭陵墓主明穆宗和当时的名臣海瑞的资料馆。墓主的馆子里面还挂着“望远能知风浪小,凌空乃觉海波平”,这副对联。这气魄真是压人。

海瑞馆一定没有古物了,这个著名穷鬼死的时候都是朋友卷吧卷吧埋葬的,这里只是海瑞的雕塑和生平。

image

闺女指着这幅白描图问:是不是涂颜色的?

小弱智,带她来,热闹都看不懂。

image

有一篇“天子陵墓前为何不种柏树”的文章,原因是依据《礼记》载:“尊者丘高而树多,卑者封下而树少。天子坟高三刃,树以松;诸侯半之,树以柏;大夫八尺,树以栾;士四尺,树以槐;庶人无坟,树以杨柳”,杜甫的武侯祠到此一游中写到“丞相祠堂何处寻,锦官城外柏森森”似乎也验证了这一点,但是昭陵里面只有一种树,就是柏树,朱元璋这个匹夫的子孙看来都没什么文化。

闺女还注意到,有的柏树有果子,有的没有。看来柏树也分雌雄。

 

昭陵其实很简陋,而且宝鼎在修缮,我们看到的顶多算几个小灶王庙级别了,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力,要仔细研究一下了。时间有限,我们去定陵吧。

 

定陵和昭陵,距离也就一公里,但规模阔绰许多,上了一个数量级。售票口人也多,票也价翻倍。虽然它规模不是十三陵中最大,但却是唯一挖开地宫的。原本周总理想开挖的是长陵,也就是前面燕王的墓地。长陵规模大,修建时间长,为十三陵之首。后来雨水冲刷,定陵的墓道口露出来了,给开挖降低难度,于是决定发掘定陵。这一优势参观十三陵的游人不得不去定陵。

image

也许是天作之合,开挖过程中还遇到了这一块指路石碑,上写到“此石至金刚皮XX丈,深XX丈”。墓的修建者,知道难以避免未来墓地被打开,索性配合一下,不用挖墓者暴力破解了。

image

定陵进门口,有阴阳门。进门迈腿要男左女右。据说进门要喊“我来了”,出门要喊“我回来了”。如果喊“我走了”,那你就要倒霉了。

 

一路尾随旅游团直奔地宫。地宫地方不大,就是深。由于挖掘年代早,没设电梯,大家一层一层的往下走,竟不知道走了多少层。走到最后,我都发毛了,这是按照十八层地狱修建的吗?刚看过盗墓笔记,心有余悸。还好,几番回转,来到了入口。

下面就是陵墓结构

image

是不是和奋进号宇宙空间站有点像?整个宫殿都是圆顶,两个配殿和主路联通,总计一千多平米,我却觉得憋屈的很。陵墓内有点冷,执勤者穿羽绒服(其实应该有十几二十度,可以承受)。

image

墓室内外,到处是游客挥洒的人民币,多为五毛和一块的,这里是棺椁旁边修复好的随葬品盒子(原件已经腐烂),是否有魔法门天堂之令大耳怪营地的感觉?好想挖宝啊。

 

地面上的定陵博物馆确实有好多干货

image

但这种像黑炭一样的银锭,断绝了我收藏实物白银的念头。

image

除了上面这顶凤冠和皇帝的金冠之外,皇室的物品简陋粗鄙,衣服看着都是粗麻布做的,玉佩也都没有什么水色,远远比和田玉粗糙。应了一句话,我们每个人穿的衣服,都比凯撒大帝强,大家都不要抑郁了。

 

历朝历代,因为在位皇帝自己也是要下葬的,不鼓励也不开放任何朝代的陵墓供老百姓参观。我等能够比盗墓贼敞亮的多的参观皇帝的陵墓,何其有幸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